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审查越来越严网络大电影想播都难更别提挣钱

2019-03-13 02:02:38

文/曹玥 年华

2017年对于大多数络大电影制作公司来说并不好过,躺着赚钱的日子或许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据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的不完全统计,截止到9月20日,进入TOP10的络大电影共计42部影片,其中显示投资成本的络大电影有17部,成本多数介于万之间,分账收入多数维持在150万左右,而更多没有显示成本的大分账收入仅有几万元。

对依赖平台点击分的大制作公司来说,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好现象,投资和收益的倒挂导致越来越多大公司正在逃离这个行业。

2016年络大电影井喷过后,随着审查力度的加大,络大电影制作规格也被平台重新定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系列大因政策红线调整而下线。带着“粗制滥造”原罪的络大电影,其原有的发展路径被切断,精品IP化逐渐成为行业共识,资本也正在大市场上加紧布局。

审查趋紧,红利消失,大公司纷纷逃离

2016年初爱奇艺曾公布了一项关于络大电影的数据:截止2015年末,上线的络大电影共计612部,比一年前的200多部络大电影增长了三倍。2016年络大电影迎来了井喷式发展,上线了1780部影片,平均一天上线5部,这其中包含不少蹭热点或是低成本的大,甚至部分低成本电影还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短短一年之后,络大电影的数量急剧减少。2017年,根据6、7两个月上线的新片来看,月均保持在150部左右,这一数字与16年动辄每月300多部的上片速度相比,已经腰斩。而截止至八月份底,新上线的络大电影片数还不足70部,从数量的角度来看,大行业进入了一个“休眠期”。

拍摄周期短、成本低、资金回流快,这曾是很多人进入大市场的主要原因。然而,在政策趋紧、平台抬高准入标准的情况下,野蛮生长的大行业迅速进入了洗牌期:一些早早进入大市场的公司如今正面临亏损。

曾经靠着拍摄络大电影登陆新三板的新鲜传媒由于严重亏损,

审查越来越严网络大电影想播都难更别提挣钱

如今资不抵债,公司被法院拍卖。2015年之前,新鲜传媒专注于做真人秀节目制作,然而真人秀制作已经是一片红海,再也无法推陈出新。

2015年,投资成本仅28万元,半年收入却高达2400万元的《道士出山》让这家公司看到了新的希望。2016年,新鲜传媒全线押注大,公司先后购买了《血一样绚烂的年华》、《小五》、《这世界很妖》、《左手蜜桃右手香蕉》等多个文学IP版权,同时筹划《镇国灵探》系列大的拍摄。但是由于成片质量的问题,播出平台一直在洽谈中,影片迟迟未能上线。这次转型失败直接导致了公司资不抵债,2017年半年报中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23%。

去年三月份,原本专注于PGC行业的大有影业也进入到大市场,这家公司在2016年全年累计发行了100多部大,公司想通过发行数据来分析大市场。然而却发现影响大市场的因素太多,市场的走势与之前的预判出入很大,大的制作成本越来越高,爱奇艺合作质的A类影片成本至少在300万以上,但分账未必能够覆盖成本——在此期间,不少进入大的小公司都死掉了。

审查是大市场无法规避的首要因素。去年十一月份,《大风水师》、《超能太监之黄金右手》等60多部大一夜之间遭到下架;今年6月,包括《我的室友是狐仙》、《打狼之我命由己》在内的40多部大也都被下架。曾经一度凭借僵尸、丧尸、神鬼、色情等剑走偏锋题材走红的大,由于面临政策审查等原因在拍摄题材上收敛了许多。

平台也加强了对大内容的自审。今年七月份,爱奇艺宣布对络大电影进行规划备案和上线备案的“双审”制度,如果不通过两次备案,大将无法在视频站上线。两次备案的审核周期至少50天。

有分析人士称“双备案制”是对大的致命一击,《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和双备案制的出台让大再也无法利用监管的空档来博取眼球和点击率。在政策和平台监管的双重压力之下,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开始寻求转型,在继续提高成本拍摄大的同时也涉猎制作络剧,用来规避大所造成的亏损。

华彩文化的大熊曾是大制片人,但是他今年选择了改做络剧,在他眼中,大更像是一门生意而非事业:“如今大的成本越来越高,甚至逐渐高过了小成本院线电影,对于小的制片公司来说,大赚钱太少,而观众的可选择性太多,眼界也提高了,再做大没有意义。”

有从事过大制作的人曾对壹娱观察透露:“在大野蛮生长阶段,一个非专业导演一晚可以攒一个剧本,然后花五天时间拍完,一个月就有四部电影的产出,的播放量能到800万。”

除此之外,没有明星效应和话题热点,使得大成为生内容中尴尬的存在。平台对优质内容的需求,终的目的是留住老会员、发展新会员,但是大在这方面的贡献能力与综和络剧无法匹敌。从暑假各大平台力推的内容来看,综和络剧是的热门,不管是推荐位还是宣传力度来看,大很难与两者之一较量。

大市场的新趋势:内容IP化,大平台介入

尽管2017年大市场相比前两年冷了很多,但是IP化的方向已经初露端倪。

由短视频制作转变而来的《陈翔六点半之废话少说》,以150万的成本获得了1235.3万的累积分账,投资回报率高达823.5%,在不少大赔钱的情况下,可以说是今年为数不多的分账黑马。

另外,大制作公司奇树有鱼也在加紧大IP化的布局。创立于2015年的奇树有鱼在去年联合中南影业发布共计28部络电影的片单,9部已经上线,《特殊嫌疑犯》在平台上独播后,不到一周已收回100多万的成本。

近日,奇树有鱼又公布了包括《四大名捕》系列、《盗墓笔记》系列、《法医秦明》、《轩辕剑6》在内的20余部大IP片单。作为一家新成立不到两年的公司,之所以能够拿下这些片单,与其背后的资方——上市公司中南文化有着密切关系。继游族、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控制的基金入股淘梦影业、华谊兄弟入股七娱乐之后,中南文化也在资本层面锁定大公司奇树有鱼。

淘梦影业的CEO吴静认为,越来越多持证发行的正规军纷纷进入布局大市场,使得大的进入门槛变高了,所以有竞争力的玩家才能留下来。

在过去一年中,上市公司看到了头部大公司的发展潜力,正在资本层面上加紧“围猎”大公司。随着大内容制作的精品化,广告植入和包括影游联动、衍生品在内的IP多重变现将成为未来重要的盈利方式。

慈文传媒在推出络剧《老九门》的同时,顺便推出了络大电影《老九门番外篇之二月花开》,作为络剧的衍生品,上线10天播放量突破了5000万,达到了爱奇艺A类分账标准。尝到了制作大甜头的慈文,今年又推出了一部口碑不错的大《哀乐女子天团》,影片还拿到了院线上映的龙标。

实际上,不仅仅上市公司,平台方也在加紧布局大内容,腾讯动漫旗下有包括《御史》、《无罪之城》、《灵契》在内的10个漫画IP正在改编成大。

在大逐渐IP化的同时,络大电影也为新题材、新类型影片开辟了一条新路径。在制片人李岳鸿看来,大更大的价值在于培养新人,尝试新的题材,大是院线电影的补充,更是新的题材、拍摄方式的试验田。

大的出现得益于互联提供的相对宽松的审查环境和创作空间。但随着互联审查环境的严苛、以及大本身存在的粗制滥造感,络大电影市场仍然需要更多的精品内容才能在生内容中立足。

对络大电影市场前景看好的吴静对壹娱观察说,“目前中国已有8亿的络用户,近1亿的VIP付费用户,同时付费用户的规模正在持续快速增长中,这让大的未来市场容量变成一个极具想象空间的事情。”

不过与新生的络剧相比,经历了两三年发展的大并没有产生出像《太子妃升职记》、《余罪》这样成本不高,但却堪称现象级的作品,从大到院线这条路依然“道阻且长”。

本文为壹娱观察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